华中在线

马来西亚首富:华人是地球上最惊人的“经济蚂蚁”

参考消息网 67阅 2020-06-30 08:19:31

参考消息网12月3日报道 新媒称,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认为,华人是“地球上最惊人的经济蚂蚁”,并且有无与伦比的经商管理能力。他认为华人对东南亚贡献巨大,其成功原因则是因为骨子里有文化的力量。

据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11月27日报道,郭鹤年在《郭鹤年回忆录》中表示,这些来自中国的无名英雄到东南亚不仅为了填饱肚子,他们也乐于“吃苦”。“那些迁徙和开辟丛林的华人,种植橡胶、开辟锡矿、经营小商店。这些中国移民执行了这些艰巨的任务,创造了新的经济。”

报道称,郭鹤年指英国人是优秀的行政人员,他们扮演“挂名业主”的角色,坐在伦敦、新加坡或吉隆坡的会议室或豪华办公室里,帮助建设东南亚的则是华人。他说,印度人在开发东南亚方面也扮演重要角色,但华人才是建设经济的主要力量。

他指出,华人是天生的企业家。“他们非常饥饿,渴望成为移民,他们经常赤脚,只穿单衫和裤子。他们会做任何工作,因为有收入意味着有食物和住所。华人企业家是有效率和成本意识的,当他们寻找专业知识时,他们知道如何谈判。他们比任何人都努力工作,愿意吃苦。华人简直就是地球上最惊人的经济蚂蚁。”

郭鹤年赞扬良好的华人企业管理是首屈一指的。“在我70年的工作生涯中,还没有看过任何人有类似的管理方式。”但这不代表华人企业是世界上最富有或最大的企业。他说,如果与通用电气,或者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相比,许多华人企业其实是小巫见大巫。

报道称,郭鹤年认为,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拥有稳定的政治和社会,强大的法律制度和健全的体制。但东南亚华人身处的环境欠佳,也没有国家的政治和财政支持,但依旧取得蓬勃发展。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片:2016年2月5日,吉隆坡双子塔前竖立起“灯笼塔”迎接中国农历猴年春节。图为民众在双子塔前和“灯笼塔”合影。新华社/美联

【延伸阅读】德媒采访德国百年猪肘店华人老板:从穷学生到大富豪

参考消息网11月5日报道 德媒称,三家商铺,两间贸易公司——17年前来到德国科隆大学留学时,中国人范铁林并未预想到将来会留在德国成为“创一代”。但当他2005年站在一幢五层楼前,面对房东“要租就要租整栋”要求的那一刻,他没有丝毫恐惧,只感到由衷的兴奋。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11月1日报道,坐落在科隆大教堂脚下,拥有超过500年历史的德国猪肘店内站着一个中国人,正在听取一名德国店员向他汇报工作,德国店员抱怨几个年轻人占了一整张桌子打牌,“电话预定时说答应他们可以打牌的,但实在呆太久了。”

“如果答应的话,就不能赶他们走。”——说话的中国人叫范铁林,是这间百年猪肘店的老板,“信誉最重要。”范铁林一边走过来握手一边解释道。

报道称,这家老字号猪肘店始建于1468年,二战中几近被毁。1948年迎来战后首位经营者重振旗鼓直至其离世,第二位接管者顺利经营至2008年身体却出现了问题,寻找第三位经营者便提上了议事日程,于是管这儿的科隆红衣大主教开始召集候选人。对这家店有兴趣的人颇多,且都是来自啤酒公司、餐饮业、媒体界的大老板。最后当竞争者缩小至12人,红衣大主教向他们发出邀请,一起来谈谈自己,谈谈科隆,谈谈未来发展。周三谈完,周四定下范铁林,周五政府一路绿灯开张。作为当时还是留学生的范铁林,究竟是如何在11名莱茵兰本地企业主中脱颖而出,以外国人身份传承“科隆最正宗的味道”的?

“那还得从我的第一桶金说起。”范铁林笑着叫了两杯热茶,“科隆市人口超过100万,在德国算得上大城市,但放中国那又是一村儿,人们相互之间认识,口碑也就很重要。”原来此前范铁林已在经营一家德国传统家族企业礼品店,品牌产品销售业绩排全德国第二。“他们肯定想,一个外国年轻人,能把独具科隆文化特色的礼品店经营的这么好,把德国饮食文化发扬光大应该也没问题,”范铁林边说边指着旁边一桌客人——科隆地区排名前几的国家导游,都是几十年的客人,认可这里的传统口味,“这些是老科隆,蒙谁也蒙不了他们。”

范铁林讲起自己当时留学德国的经历:早在2000年,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大型国企做了四年半审计工作的范铁林觉得工作虽稳定,但每日的工作流程让他感到“生活缺少了太多东西”,于是他辞去了工作,前往德国科隆留学。

2002年,此前从未做过生意的范铁林注意到了一家药店,内心深处渐渐动了想要争取的念头,直到2005年范铁林终于有机会要来房东电话,但房东提出一租就要租整栋五层。虽然当时还是每月付着一两百欧元房租的学生,但他内心丝毫不觉得是一个风险,而是充满信心:“那年冬天,我站在广场上做市场调查,从早上8点到晚上9点,统计每个店铺进出人数、所购产品,计算整条街道流量。两个月后得出一个结论:‘我必胜’”。但在要和房东达成协议之前,数家大企业也纷纷找上门来,包括德国电信,报社,连锁店,航空公司等。范铁林不遗余力地介绍自己的计划和构想,而在租楼问题上唯一能和其他德国大公司“竞争”的只有咬住一句话,“你答应过我的,如果自己家族不经营药房,便让我来经营。”房东本人是个博士,40年前和妻子两人提着四个箱子从汉诺威来到科隆,奋斗到如今身家几十亿。不知是因为觉得自己毕竟不能食言,还是在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当晚9点便把合同签了。

就这样用了三年时间,范铁林终于用租得的店铺经营了自己在德国的第一家礼品店,大获成功。三年后范铁林成功竞标科隆百年猪肘店,七年后他买下了当年“租金吓人”的五层楼。如今范铁林还拥有一个酒庄,两家贸易公司。与此同时,范铁林完成了两个硕士学位:金融会计,税务法与风险控制。他说当年一边创业一边读书的苦“并非常人能忍”。每天从晚上10点学到凌晨3点,早上8点去大学上课到11点,白天工作,考前玩命,答辩前一周每天只趴在桌上休息休息,最后论文以高分通过。

范铁林称,一切从零开始确实是一件“恐怖的事”,但在一个语言陌生、文化隔阂的国度创造自己的天地,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是对自己潜力的最大激发。“现在就算把我扔到南极去,也能活下来。”

经过十几年奋斗,至少在科隆当地来说范铁林已进入富商前列。范铁林坦言最近的感触,“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抱着一个茶托盘,在地中海海边,喝着茶,看着大海。”而现实中等待着范铁林的则是马上要去和餐馆的厨房核对下周的采购条目。


范铁林。(德国之声电台网站)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11-05 00:20:01)

【延伸阅读】西媒称西班牙华人后代纷纷回中国:工作机遇是巨大吸引力

参考消息网10月31日报道 西媒称,目前正有越来越多的西班牙华人后代前往中国寻找机遇,他们出生在西班牙,父母都是华人,尽管拥有亚洲人的面孔,但无论从自我感觉还是事实上他们都是彻彻底底的西班牙人,吸引他们的并不是情感上的因素,而是工作原因。

据埃菲社10月29日报道,这些西班牙华人二代们逆着父母上世纪末的脚步,前往一片自己并没有多少归属感的土地寻找机遇,因为中国已经成为了一个强大的经济体,而在他们的父母离开时,那里远没有这么繁荣。

“和他们的父母当时来西班牙的原因一样,这些华人二代们去中国也是为了实现一个更好的未来,他们将中国视作一个可以使其在专业领域大有可为的地方。”巴塞罗那自治大学翻译和跨文化研究博士伊雷妮·马斯德乌表示。

报道称,这位人类学专家致力于研究这一现象,他采访了几十位西班牙华人的后代,他们生长在西班牙,社会关系也都在这里,但如今却身在中国发展。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年轻人都不是因为情感上的因素而决定前往中国的,更谈不上“回归”,因为他们并不是移民到西班牙的,而是“土生土长”的西班牙人。

马斯德乌指出,这些年轻人与那些因经济危机离开西班牙前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寻找更好就业机会的西班牙年轻人并无二致。

27岁的华人二代孙鸥(音)表示:“如果我们能在西班牙找到拥有体面薪水的体面工作,我们当然会选择生活在西班牙,因为这里显然能过得更好,我肯定是要回来的。”孙鸥(音)学的是企业管理,目前在上海的一家房地产开发企业任职。

他表示,工作是他离开西班牙、选择中国的唯一原因。他的父母在巴塞罗那开着一家中餐馆,他直到22岁才在家人的陪伴下第一次前往中国。

他说,那次旅行完全是出于对祖籍青田的“好奇”,位于浙江省东南部的青田是西班牙华人的一大来源地,他们抵达西班牙后大多从事餐饮和零售行业。

“我的朋友们都是西班牙人,我父母每天忙于工作,根本顾不上教我中国文化,因此中国吸引我的的确不是情感因素。”孙鸥(音)表示。

事实上,当他告诉妈妈自己想去中国发展时,妈妈甚至不解地问他:“我们的一切都在这里,你为什么要去中国?”

娜塔莉亚·朱(音)于4年前前往北京学习中文,和他的情况差不多,只不过她的母亲对女儿去中国的决定表示支持,“对我妈妈来说,当我告诉她我想去学中文是她一辈子最高兴的一个时刻,”她表示,“我妈妈曾试着教我中文,但总是没时间,我也总是觉得,既然我们在西班牙,干嘛还学中文。就这样一拖再拖,直到我现在长大了,觉得这是一件积极的事。”

报道称,很多西班牙华人的后代都不会说普通话,他们中多数都是由祖父祖母或外祖父外祖母带大的,老人们平时跟他们说方言,因此他们从未正式学过普通话,更别说写。

娜塔莉亚·朱毕业于化学专业,目前在一家西班牙石油企业驻上海分公司工作。正如马斯德乌所说的那样,这批目前30岁左右的年轻人是第一批受良好教育的华人移民后代,他们必将终结人们对华人只与商店和餐馆这两个行当产生关系的刻板印象。(编译/韩超)


资料图:西班牙巴塞罗那当地华人进行舞狮表演,庆祝春节。新华社记者周喆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10-31 00:11:01)

【延伸阅读】德媒:在德华人料理大师展厨艺引围观 被赞“艺术家”

参考消息网10月14日报道 德媒称,觉得自己煎的牛排又硬又韧,毫无口感?德国华人料理大师王潇透露了几大窍门,让你在家也能轻松煎出软嫩多汁的牛排,被誉为“了不起的料理大师”。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10月11日报道,“煎牛排,比如200克到250克的牛眼排,先要下盐,一定早点从冰箱里拿出肉,放在室内回温。选锅很重要,尽量选厚锅,越厚越好,它能够存储热量,一块很大牛排放上去容易保持恒温,锁住肉汁,煎出来口感才会好。”马上要进行一场花式铁板烧表演的王潇毫不保留地道出了自己的诀窍。

王潇称,有时候在国内餐馆花上高价点一份进口牛排,却觉得并不太好吃,除了烹饪手法不够成熟外,与食材质量大有关系:“这跟中国进口政策有关,比如澳大利亚牛排,就不能进口新鲜的,只是冻鲜,口感当然不同。中国现在除了日本和牛外,其他的种类牛肉相对来说,价钱高,但是买不到很好的,” 王潇补充说道,“不过现在国内市场慢慢开放,已经进口美国牛肉了,我相信不久的中国肉类市场会丰富多彩。”

报道称,在全球最大规模的世界食品博览会上,各路米其林星级厨师大显身手,各个展厅更像是一场高手云集的武林大会,王潇的每次表演,展台前都挤满了观众。展台上,王潇“人刀合一”,将一枚生鸡蛋在铁板上轻轻旋转,接着猛地将蛋抛向空中,利落地甩刀相接,鸡蛋像一枚乒乓球一样,被连续抛接几次却毫发无损,最后一次,落下来的鸡蛋恰好在刀的边缘上裂开一半。这位料理大师飞刀弄铲,切、炒、摆盘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连串娴熟潇洒的动作让围观的看客阵阵叫好。端至面前,牛肉香气四溢,外焦里嫩,虾肉清甜弹嫩,丰腴肥美,引得前来品尝的民众排起长龙。

从事食品行业多年的迈尔与王潇相识多年,他称这位留德华人是“了不起的料理大师”:“每次与他合作都是一种享受,他在我眼中是一个艺术家,在德国,他的表演就像一场视觉盛宴,是我在德国见到的最了不起的料理大师,有很高的水准,在业界是有口碑的代表性人物。”

报道称,正所谓“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看似气定神闲的表演秀的背后是大量的练习,生活在柏林的王潇来德十几年,回忆起学徒时期感慨万分,工科出身的他偶遇日本料理名师,在汉堡整整学习了三年。初期时与师傅用英语沟通,听不懂的时候就写汉字,后来他又学习了一些日语,日本大师要求十分严格仔细:“事无巨细,哪怕是再小一条鱼,上面一丁点鱼鳞都不能剩下的,绝对要处理的干干净净。学的时候,比如杀鱼的时候手一抖破胆了,切的时候刀锋偏了就要被师傅骂。”

严谨、自律、精准都是王潇对待工作的态度,除了牛排,寿司也是他的拿手招牌。那么做寿司他有什么关键技巧?王潇不假思索地说:“寿司80%看怎么处理米饭,20%看怎么处理鱼,最好的寿司对我来说,是鱼的温度和切的技巧,还有米饭的处理。”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王潇。(德国之声电台网站)

(2017-10-14 00:15:00)

【延伸阅读】巴西华人社团举办“旗袍快闪”庆中秋活动

新华社圣保罗10月8日电(记者王正润)由巴西唐韵艺术团组织的“旗袍快闪”活动8日吸引了众多目光。这是该华人社团第三次举办“庆中秋旗袍快闪”活动,受到市民及游客的欢迎。

此次“旗袍快闪”活动在圣保罗著名的金融街——保利斯塔大街举行。每逢周日这里就禁止机动车辆通行,以让市民休闲健身,自我娱乐。

表演者中既有活泼可爱的小女孩儿,又有青春洋溢的姑娘,还有风韵娴雅的中年女性。她们穿着各式中国旗袍,或提灯笼,或执扇子,或撑花伞,尽显东方女性柔美。

17岁的巴西姑娘热娜对记者说,旗袍是中国传统服装,能体现女性优美的身材,让女人气质更显文雅贤淑。

唐韵艺术团团长林筠告诉记者,举办“旗袍快闪”活动的目的是想让更多的巴西人以及外国游客了解中国旗袍、了解中华民族传统服饰。

中国驻圣保罗总领事陈佩洁现场观看“旗袍快闪”活动时高兴地说:“华人女性以流行且接地气的方式向当地民众近距离展示中国文化,很有意义,值得鼓励。”

(2017-10-09 16:02:28)

【延伸阅读】澳学者开展白澳政策研究 还原在澳华人悲惨命运

人民网悉尼9月12日电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澳大利亚人呼吁进一步反思白澳政策的错误,打击种族主义,防止排外思潮抬头。近日,澳学者开展研究项目揭露白澳政策的细节,通过转录白澳政策下的官方文件,包括20世纪早期的居住证明和申请听写测试豁免证明,来了解白澳政策对有色族裔的影响。

19世纪至20世纪,澳大利亚推行白澳政策,排斥亚洲等非白人移民,以加强白人国家的形象。近日,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发表文章,揭露了白澳政策下的有色族裔移民的悲惨命运,而其中,华人是最大的受害群体之一。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人们普遍认为,19世纪后期至20世纪初,澳大利亚推行的白澳政策,排斥除欧洲移民以外的其它移民进入。事实上,当时包括华人在内的有色族裔,尽管在澳出生或已定居置业,同样受到了白澳政策的打压。

1901年,《移民限制法案》通过,澳大利亚对亚洲人、尤其是华人的排斥达到了新的高峰。当时,华人如果要离开澳大利亚去探亲、旅游或工作等,都必须携带相关文件,否则回国时将被拒绝进入澳大利亚或必须参加语言测试。而语言测试对申请入境者的条件十分苛刻,尤其以华人为针对目标。为了获得相关文件,华人不得不向海关提交介绍信、警察报告以证明人品良好,还需提供照片、指纹和外貌的文字描述等证明身份。

澳大利亚历史学家凯特·巴格诺尔说,如果是一名华裔,哪怕在澳大利亚出生,为英籍人士,受《移民限制法案》的影响,也不得不递交相关文件进行相关申请,以避开语言测试。

巴格诺尔表示,这些文件体现了一个种族歧视的政治体制对人们的限制,文件里的出生地、出境记录等个人信息,也反应了当时人们的生活经历。白澳政策对有色族裔,尤其是有亚洲和中东背景的移民有重大的影响。

该项目组织者蒂姆·谢拉特说,这些文件背后有大量的历史信息,需要把这些文字和图片信息转录、整理,有利于进一步的研究和发现。他也建立了相关网站进行研究,并呼吁更多澳大利亚人参与进来,帮助还原那段真实的历史。(实习生 李菁 甘甜)

(2017-09-12 14:53:42)

【延伸阅读】德媒采访德国百年猪肘店华人老板:从穷学生到大富豪

参考消息网11月5日报道 德媒称,三家商铺,两间贸易公司——17年前来到德国科隆大学留学时,中国人范铁林并未预想到将来会留在德国成为“创一代”。但当他2005年站在一幢五层楼前,面对房东“要租就要租整栋”要求的那一刻,他没有丝毫恐惧,只感到由衷的兴奋。

据德国之声电台网站11月1日报道,坐落在科隆大教堂脚下,拥有超过500年历史的德国猪肘店内站着一个中国人,正在听取一名德国店员向他汇报工作,德国店员抱怨几个年轻人占了一整张桌子打牌,“电话预定时说答应他们可以打牌的,但实在呆太久了。”

“如果答应的话,就不能赶他们走。”——说话的中国人叫范铁林,是这间百年猪肘店的老板,“信誉最重要。”范铁林一边走过来握手一边解释道。

报道称,这家老字号猪肘店始建于1468年,二战中几近被毁。1948年迎来战后首位经营者重振旗鼓直至其离世,第二位接管者顺利经营至2008年身体却出现了问题,寻找第三位经营者便提上了议事日程,于是管这儿的科隆红衣大主教开始召集候选人。对这家店有兴趣的人颇多,且都是来自啤酒公司、餐饮业、媒体界的大老板。最后当竞争者缩小至12人,红衣大主教向他们发出邀请,一起来谈谈自己,谈谈科隆,谈谈未来发展。周三谈完,周四定下范铁林,周五政府一路绿灯开张。作为当时还是留学生的范铁林,究竟是如何在11名莱茵兰本地企业主中脱颖而出,以外国人身份传承“科隆最正宗的味道”的?

“那还得从我的第一桶金说起。”范铁林笑着叫了两杯热茶,“科隆市人口超过100万,在德国算得上大城市,但放中国那又是一村儿,人们相互之间认识,口碑也就很重要。”原来此前范铁林已在经营一家德国传统家族企业礼品店,品牌产品销售业绩排全德国第二。“他们肯定想,一个外国年轻人,能把独具科隆文化特色的礼品店经营的这么好,把德国饮食文化发扬光大应该也没问题,”范铁林边说边指着旁边一桌客人——科隆地区排名前几的国家导游,都是几十年的客人,认可这里的传统口味,“这些是老科隆,蒙谁也蒙不了他们。”

范铁林讲起自己当时留学德国的经历:早在2000年,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大型国企做了四年半审计工作的范铁林觉得工作虽稳定,但每日的工作流程让他感到“生活缺少了太多东西”,于是他辞去了工作,前往德国科隆留学。

2002年,此前从未做过生意的范铁林注意到了一家药店,内心深处渐渐动了想要争取的念头,直到2005年范铁林终于有机会要来房东电话,但房东提出一租就要租整栋五层。虽然当时还是每月付着一两百欧元房租的学生,但他内心丝毫不觉得是一个风险,而是充满信心:“那年冬天,我站在广场上做市场调查,从早上8点到晚上9点,统计每个店铺进出人数、所购产品,计算整条街道流量。两个月后得出一个结论:‘我必胜’”。但在要和房东达成协议之前,数家大企业也纷纷找上门来,包括德国电信,报社,连锁店,航空公司等。范铁林不遗余力地介绍自己的计划和构想,而在租楼问题上唯一能和其他德国大公司“竞争”的只有咬住一句话,“你答应过我的,如果自己家族不经营药房,便让我来经营。”房东本人是个博士,40年前和妻子两人提着四个箱子从汉诺威来到科隆,奋斗到如今身家几十亿。不知是因为觉得自己毕竟不能食言,还是在眼前这个年轻人身上仿佛看到当年的自己,当晚9点便把合同签了。

就这样用了三年时间,范铁林终于用租得的店铺经营了自己在德国的第一家礼品店,大获成功。三年后范铁林成功竞标科隆百年猪肘店,七年后他买下了当年“租金吓人”的五层楼。如今范铁林还拥有一个酒庄,两家贸易公司。与此同时,范铁林完成了两个硕士学位:金融会计,税务法与风险控制。他说当年一边创业一边读书的苦“并非常人能忍”。每天从晚上10点学到凌晨3点,早上8点去大学上课到11点,白天工作,考前玩命,答辩前一周每天只趴在桌上休息休息,最后论文以高分通过。

范铁林称,一切从零开始确实是一件“恐怖的事”,但在一个语言陌生、文化隔阂的国度创造自己的天地,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是对自己潜力的最大激发。“现在就算把我扔到南极去,也能活下来。”

经过十几年奋斗,至少在科隆当地来说范铁林已进入富商前列。范铁林坦言最近的感触,“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抱着一个茶托盘,在地中海海边,喝着茶,看着大海。”而现实中等待着范铁林的则是马上要去和餐馆的厨房核对下周的采购条目。


范铁林。(德国之声电台网站)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7-11-05 00:20:01)

推荐文章

复制链接分享到微信

http://m.wukongshuo.com/news/20170620/113896.html?returnUrl=/

长按链接文字拷贝链接,粘贴到微信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