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中在线

美媒专访中国血汗工厂“卧底”:饭菜有钢丝 上厕所需报告

184阅 2019-12-27 13:20:03

参考消息网8月8日报道 美媒称,劳工维权人士洪哥(化名)七年多以来以普通打工者的身份出入中国各地的血汗工厂的生产第一线,以亲身经历披露中国底层工人的生活。

美国之音电台网站8月3日发表文章称,在深圳的迪士尼代工厂,他曾被油漆和香蕉水的混合物熏得头晕眼花;在上海的iPad加工厂,他曾连续工作18天,累到“走着路都想睡觉”;他上过富士康的黑名单,听过太多打工的辛酸故事。洪哥说:“据我所知,在中国,做职业‘卧底’这行的不会超过10个人。”

懵懵懂懂入行

洪哥说,他对中国底层劳工的同情和了解最早来自父亲。洪哥年满18岁时找到了人生中第一份工作,在酒店做服务生。后来,他转到厨房学徒。几年后,他南下深圳打工,然后辗转去了北京,在后厨切菜,工资勉强可以糊口。2009年,经朋友介绍,他开始为深圳一个劳工NGO组织工作。

文章称,1995年1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正式施行。2008年又出台了《劳动合同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不过,这些法律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很多企业在运作中有大量违法违规行为。

业界的风起云涌对于刚入行的洪哥没有太大意义。他当时对劳工NGO没什么概念,“只知道是在公益范畴里面,为工人提供一些帮助”。

卧底初体验:没有归属感

文章称,洪哥的第一份工作是去工厂“卧底”,行话叫“进厂调查”。招工是否存在歧视?有没有不当收费?签不签劳动合同?工作时间多长?福利待遇如何?生产设施、生活条件怎样……在一周左右的时间,调查员通过亲历入职、在职、离职的每个环节,厘清调查报告上近200个问题。

洪哥说,入厂调查是每个劳工NGO工作人员的基本功。他说:“我去的第一家工厂是一家玩具厂,在深圳,有六七千人,算是比较大的玩具厂,是给迪士尼生产的。”

这是一家港资企业,除了为迪士尼供货外,还为美国孩之宝、美泰和沃尔玛供货。洪哥被分到工厂移印部,负责在玩具上印上产品商标。

他说:“油漆和天那水(俗称香蕉水)溶合后的味道很刺鼻,很难形容那是一种什么味道,闻着就头晕。很多工人身上都有一种特殊的油渍。宿舍里也弥漫着那种味道。当时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在那里做非常辛苦,因为要一直不停地重复一个动作,而且还不能出错。因为一旦出错,达不到产量,组长是一定会批评你的。按照正常人的自尊心来说,他一旦说你,你一定觉得压力非常大。”

离开时,洪哥没有拿到钱。工厂不批准他的辞职申请,他只能空着手离开。

“很多工人脸上都没有表情了”

中国有关法律规定,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特殊情况下,每天可加班1到3小时。每月加班总量不得超过36小时。

文章称,在中国很多工厂,不少工人每月的加班时间在100小时以上。由于工资多以底薪加计件计算,工人只有多加班才能多挣钱,而一个月拼命加班下来,往往只能拿到当地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

洪哥“卧底”生涯中最难受的一次是在上海的一家工厂。这家公司为美国苹果公司生产iPhone6和iPad的外壳。工人总数超过1万人。洪哥被分在转运部门,负责把产品从一条生产线转移到另一条生产线。

他说:“每天上班两个小时之内,我的衣服全部会被打湿,因为出汗把衣服全都浸湿了。”

文章称,因为调查需要,那一次他在这家工厂“卧底”了45天。他说:“我连续18天都在上班,每天十几个小时,最长的一次上了14个小时的班。早上7点多进工厂,到凌晨12点多才回到自己住的地方。”

他跟组长请假,不被批准。无故旷工会被开除,他只能继续坚持。

工人过着孤单压抑的生活

文章称,一些小工厂的规定被洪哥称为“变态”。他说:“你要是想上厕所得先打报告。假如一条生产线上有10个人,你申请上厕所,要拿到离岗证以后,有人来顶你的岗,你才能离开去上厕所。”

还有一些厂房和宿舍的条件让他心寒。他说:“我去过的最烂的厂房应该是10年左右去的一家玩具厂。是香港一家公司在深圳成立的一个生产部门,主要给迪士尼供货。宿舍里要求睡12个人,里面的垃圾根本没人管理。那些床位非常陈旧,铁床,生锈的,重一点的人说不定就能把床睡塌了。宿舍只有两个电风扇,还属于罢工的状态。夏天非常炎热,根本睡不着觉。每层只有一个公用的卫生间和冲凉房。很多窗户没有玻璃,只剩下一些铁的窗框。”

洪哥还说:“当时我在工厂吃饭,吃了第二餐就发现那个饭非常不卫生。在饭里还能吃到一些杂物,比如钢丝球,或者是毛线之类的。”

洪哥说,沃尔玛代工厂的条件在业界差得出名:“沃尔玛去工厂买东西的时候,价格压得非常低,致使很多工厂环境很差,生活环境也好,工资也好,不符合一般工厂的要求,连最基本的要求达不到。”

文章称,不下工厂时,洪哥在厂外和工人做外围访谈。珠三角和长三角的工厂他去过一二百家,听过很多打工者的经历,大多数是抱怨工资太低,对现状不满;有的故事则令人心碎。

他说:“之前有一个工人家属联系我,说家人在工厂死了,什么原因都不知道,听他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能感觉到那种无助。这些年(工人)跳楼的非常多,非常触目惊心。工人过着一种非常孤单、压抑的生活。久而久之,就会造成心理阴影。也包括我,接触多了这种案例后,自己都要抽时间去调整。”

文章称,洪哥试图去富士康“卧底”,没被录用。厂方说,他已被列入“黑名单”。 “为什么在‘黑名单’当中我自己搞不清楚,”洪哥觉得困惑:“我之前压根没进过富士康大门。”  洪哥不愿把自己描绘成理想主义者,虽然如果他去做一个技术工人,可以挣到更多钱。

“不是说要献身或是怎么样,我们也是为了生存,”他说:“但是相比那些纯粹为了赚钱的工人,我们可以帮助很多人。从这一点上说,我还是有些优越感的。”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工作人员在沃尔玛深圳洪湖店对熟食进行包装(2014年8月8日摄)。新华社发

【延伸阅读】港媒:中国城市告别“血汗工厂” 经济转型见成效

参考消息网8月12日报道 港媒称,在告别雾霾和血汗工厂的过程中,中国正在日益依赖影院、券商、餐馆和商店来提升经济产出。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8月11日援引彭博社的报道称,从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人们可以窥见全国290个大城市实现转型的方式和成效。

服务业如今在全国经济产出中所占比重几乎达到一半,文化、体育和娱乐业投资2014年跃增18.9%。中国人的电影和演出开支不断成长,影迷们对《煎饼侠》和《捉妖记》等国产影片的追捧,推动7月份票房收入达到了近9亿美元。

中国城市把每片土地都用来建设钢厂和鞋厂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部分地区的居民已经开始能够享受到街边绿地和中心公园。

报道称,这个国家正在日渐走向老龄化——到2050年,每100名劳动年龄人口需要负责赡养的65岁以上老人将达到39个。许多地区医疗资源严重短缺,去年卫生和社会工作领域的固定资产投资成长27.6%。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捉妖记》海报

(2015-08-12 00:14:02)

【延伸阅读】优衣库中国血汗工厂:一天干14小时 熨700件衣服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资料图:优衣库专卖店

参考消息网1月15日报道 外媒称,日本服装巨头优衣库因为从中国工厂购买供应而受到抨击,这些中国工厂被指责置工人于危险工作环境,工厂地面污水横流,工作间内温度极高而且通风差。

据《日本时报》网站1月14日报道,就在香港的一个人权组织提出这种指控之际,这一服装连锁企业正执行积极的扩张计划,以挑战像Zara、H&M和Gap等国际品牌。

作为迅销公司的旗下品牌,优衣库说,尽管它对于“有些问题持有不同看法”,但公司已经启动调查,并承认香港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的调查“发现了个别问题”。

报道称,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指责这一服装企业从广东省的两个供应商那里购买产品,他们让雇员在危险环境下工作很长时间,但薪酬很低。

优衣库以其价格低廉、漂亮时尚的基础款服装著称。

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2014年7月和11月间对优衣库的供货商展开调查。该组织说这些供货商的管理风格严厉,不允许员工表达自己的不满。

该组织说:“工厂忽视职工安健,置工人于危险工作环境”。

该人权组织还提到“工人工作车间有高温、漏电等危及工人生命和身体健康的风险,同时车间亦充满棉尘、地面污水横流,颜料桶乱放等”。

它指出,“厂房内不少工人因要应付高温,只好赤裸上身把颜料倒进热气沸腾又没有置设防护栏的染色槽中”,调查人员“更曾目睹数名工人站在高凳上工作时跌倒”。

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在一份声明中说:“优衣库作为这两间工厂的主要买家违背所承诺的企业社会责任。”

该组织说,工厂的工人每天工作将近14个小时,熨烫600件-700件衣服,但每件衬衫的工资只有0.29元。

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过去也曾对台湾技术巨头富士康公司、伦敦奥运会供货商和对迪斯尼出口的工厂进行过工人工作条件的调查。

迅销公司在声明中说,它已经对这一指控展开调查,并承认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的调查发现了“个别问题”。

然而,它补充说,对于“报告中描述的有些问题持有不同看法”。(编译/刘晓燕)

(2015-01-15 12:04:00)

【延伸阅读】美媒称中国已告别血汗工厂 可令创业者大展宏图

参考消息网7月5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6月29日发表了马里兰大学史密斯商学院丁曼创业中心常务董事伊兰娜·法恩的文章,题为《经营处方——创业者们,去东方吧》,文章内容如下:

日前,我和一组工商管理硕士班的学员一起到香港、北京和上海作了一周半时间的调研,探究中国的创业环境,并举办第九届中国商业计划书大赛。今年我对中国的印象和感觉与过去几年大不相同,中国现在对创业者更具吸引力了。而且,中国多数地方都更欢迎创业者。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这是中关村广场夜景(2011年4月21日摄)。2005年8月,国务院做出关于支持做强中关村科技园区的决策,并于2006年批准了中关村科技园区新的规划范围,中关村逐步成为“一区十园”跨行政区域的高端产业功能区,并辐射全国。  新华社发

我并非不了解中国复杂的历史和当前的社会问题,但是,自一年半前我到中国以来,情况有了显著变化。现在的中国似乎更开放、更坦诚、更亲切,并且愿意往前走。我采访的一些人——从工厂老板到导游——都更愿意坦露对中国各种问题的看法,其中包括污染、贷款和缺乏创造性等问题,他们对潜在的机遇抱有更大的热情,譬如改变包括“独生子女”政策等一些规定,实现经济向消费型和服务型的转型,在医保和清洁能源方面有所创新。

这次调研一开始,我们就要求学生把焦点放在相同点和机遇上。整个调研过程中,我们接触的中国人都一再表示,对于有创意的、有经验的、知道如何处理棘手问题的企业家来说,中国有大展宏图的机会。不能小觑一个有12亿(原文如此)人口的市场,但是想把新产品打入这个大市场,他们显然缺乏那种销售、营销和其它公司建设的专业知识和技术。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2013年11月2日,图为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全景(2013年10月29日摄)。 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运行一个多月以来,着力创新投资准入制度,目前改革红利初步显现,已成为浦东二次创业的强大引擎。 新华社记者 裴鑫 摄

对于某种特定的商品或服务来说,或许这里的市场已饱和,但中国经济仍在发展,这个市场可能存在巨大机遇。增长的空间是无限的,机遇也是无限的。华盛顿特区的创业社团已通过市长办公室及其它组织与中国建立了联系。你只需有正确的心态和在这个市场打拼的意愿:

改变你的看法。中国正在迅速改变——它不再有血汗工厂的廉价劳动力。我们参观的工厂,技术工人都是在电脑上工作。认为中国只是世界工厂、抄袭外国的创新技术的看法已经过时。譬如,我们参观了北京的“硅谷”——中关村科技园,在那里我们看到了3D印刷、电子、绿色能源和医疗保健方面的技术创新,但也清楚发现中国需要人才来把这些先进技术带入市场。

到中国去。对创业者来说,中国是个很合适的地方,但是除非你亲眼去看一看,不然你不会真正明白这一点。我们的学员们果断地走进了中国——他们在中国的城市经历得越多,品尝各种食物,体验交通情况,与潜在客户交谈,他们对探索创业之路就越感到有信心。

找对合作伙伴。为了在中国有效运营,毫无疑问你得有一个中国合作伙伴。中国政府建立了多个像中关村那样的科技园区,其中许多都与美国的创业组织有联系。我们是通过华盛顿特区的“1776”创业孵化园以及华盛顿特区市长办公室的关系与中关村科技园取得联系的。

学习如何经商。同在其他国家经商一样,在中国经商有其自己的一套规则和习惯。要了解人们在中国做生意的方法,并遵从那里的习惯。

要有解决问题的技巧。如果你是连续创业者,你之前已经有过多次创业经历,那么,他们太需要你了。中国的大学培养工程师和科研人员,但创业者远远不够。美国人具备创新性解决问题的技巧和明辨性思维,许多中国人却根本没有学过。中国急需人才,我们的人力资本需求量很大。

尽管前进的道路不会一帆风顺,但是,对于愿意花时间去了解中国文化、商业行为和客户需求的创业者来说,中国会提供机会窗口。(编译/宋彩萍)

(2014-07-05 07:25:01)

【延伸阅读】港媒:中国城市告别“血汗工厂” 经济转型见成效

参考消息网8月12日报道 港媒称,在告别雾霾和血汗工厂的过程中,中国正在日益依赖影院、券商、餐馆和商店来提升经济产出。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8月11日援引彭博社的报道称,从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鉴中,人们可以窥见全国290个大城市实现转型的方式和成效。

服务业如今在全国经济产出中所占比重几乎达到一半,文化、体育和娱乐业投资2014年跃增18.9%。中国人的电影和演出开支不断成长,影迷们对《煎饼侠》和《捉妖记》等国产影片的追捧,推动7月份票房收入达到了近9亿美元。

中国城市把每片土地都用来建设钢厂和鞋厂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部分地区的居民已经开始能够享受到街边绿地和中心公园。

报道称,这个国家正在日渐走向老龄化——到2050年,每100名劳动年龄人口需要负责赡养的65岁以上老人将达到39个。许多地区医疗资源严重短缺,去年卫生和社会工作领域的固定资产投资成长27.6%。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捉妖记》海报

(2015-08-12 00:14:02)

推荐文章

复制链接分享到微信

http://m.wukongshuo.com/news/20170620/113896.html?returnUrl=/

长按链接文字拷贝链接,粘贴到微信分享~